当前位置:宇航门户网站  >健康养生  >上海女子称打瘦脸针变丑,被医院诉名誉侵权!后者此前称愿赔1万

上海女子称打瘦脸针变丑,被医院诉名誉侵权!后者此前称愿赔1万

2019-11-23 11:25:36     来源:宇航门户网站
今年以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全国超30个省份1560份报纸的监测中,共发现了15条虚假违法中医医疗广告,多份报纸和医疗机构被点名,其中河北省被点名发布违法中医医疗广告最多,累计达9条次。4条虚假违法中

今年9月中旬,刘女士声称,她花了3080元在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买了一根“毁容”的瘦脸针,只花了1万元就向医院索要了300万元。她曾经在微博上写了一篇热门搜索,引起了关注。最近,这一事件有了新的进展。10月14日,杜南记者从刘女士那里得知,她收到了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的民事起诉书,控告她侵犯了医院的声誉。此案将于10月23日在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

刘女士此前曾打算以“医疗损害”为由起诉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但当她咨询几位律师时,被告知她的情况只是审美上的“丑陋”,很难获得证据来确定医疗损害的程度。诉讼的胜诉方并不多。刘说,当她在未能成功捍卫自己的权利后成为侵犯她的名誉的被告时,她感到非常委屈。

杜南记者了解到,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原名“上海玫瑰女子医院”,成立于2005年,但直到2016年才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据不完全统计,近14年来,医疗美容机构共涉及40多项行政处罚,涉及500项违法活动,包括未取得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利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超出注册范围的诊疗活动、虚假商品宣传等。

业内一些律师认为,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许多医疗纠纷中,受害者通常只是“丑陋的”。如果他们未能达到明确的医疗损害水平,很难证明医疗损害,这往往导致无法保护他们的权利。

这位相信瘦脸针“毁容”的女士向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公司索要300万元。

自从刘女士于2018年3月31日向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注射了自称从美国进口的a型肉毒杆菌毒素(俗称“瘦脸针”)以来,已经过去了500多天,但刘女士说,她每天都无法放下对着镜子看自己陌生的脸。

36岁的刘一年多前收到了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的宣传信息。5000元的美国进口品牌肉毒杆菌“瘦脸针”原价仅为3080元。2017年11月19日,她在医院接受了第一次注射。仅仅四个月后,在客服人员的大力推荐下,她选择了拥有硕士学位的注射美容总监、被提升为“肉毒杆菌指定注射专家”的医生刘娟,于2018年3月31日再次进行咬肌注射。

然而,刘说,第二次注射后的第三天,她脸上的咬肌收缩了,与此同时里瑟瑞斯开始收缩,太阳穴也萎缩了。她原本丰满光滑的脸变得凹凸不平。10月14日,刘女士最近发来的一张照片显示,她脸上的肿块仍然清晰可见。她说颧骨下还有几个小硬块,当被挤压时,硬块会来回移动。

刘说,在注射薄面针一周后,她再次去玫瑰医院和她的医生刘娟谈论她脸上的奇怪变化。然而,她被告知,“这只是一张耷拉着的脸,每个人都会变老”。后来,她询问了刘娟的执业医师资格,发现她只从一所卫生学校毕业,并于2008年获得了“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她主修“其他”。她认为自己被骗了。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刘女士已经拜访了两家当地公立医院的10多名医生,但她从未能够证实自己的面部有明显的病理变化。只有一家医院的面部b超显示“她的脸上可见肌肉纤维化”。医生告诉她,她长得不好看,但还没有达到病理水平。

为了变得漂亮,她接受了瘦脸针注射,但现在她“丑”。刘女士不能接受。自2018年以来,她多次与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协商,提出总额300万元的赔偿要求,包括精神损害赔偿和多次修复。

医院说“没什么不寻常的”,只愿意赔偿10,000名侵犯医院声誉的妇女。

经过多次讨论,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提出赔偿1万元。刘女士认为她原本是一家基金公司的财务经理,收入不错。“变丑”后,她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未婚夫离开了她,她患上了抑郁症。这些“损失”无法用1万元来补偿。

据此前媒体报道,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医务部主任徐说,她曾多次向刘女士强调,医疗损害鉴定可以在诉诸司法途径起诉之前进行。如果索赔是直接提出的,医院很难给予很高的赔偿额。

最近,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也对刘女士提起民事诉讼,指控她侵犯了医院的声誉。杜南记者看了起诉书,指出被告于2017年11月19日和2018年3月31日向原告办公室申请注射肉毒杆菌素。原告根据标准医疗程序为被告进行咬肌注射治疗。2018年4月下旬,被告以注射肉毒杆菌后脸颊凹陷为由向原告提起诉讼。原告组织了一名医生进行面对面咨询,并认为治疗有效,“未发现异常发现”

起诉书指出,自2018年6月以来,被告在医院门口制造了15起骚乱,散发了诽谤医院的传单,在微博上注册了账户,发表了60多篇博客文章,并发表了诽谤性言论。对此,刘女士认为她只是在说实话。她还提供了照片,显示医院在大门前张贴了她的照片,称她为“犯法者”,并呼吁客户不要相信她。

10月15日,杜南记者试图致电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相关负责人,称针对刘女士侵犯名誉权的案件已经进入法庭,不会接受采访。据报道,此案将于10月23日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一些消费者还声称,他们在针对医院的毁容诉讼中败诉,上海玫瑰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在14年内已经受到50次行政处罚。

根据眼科数据,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成立于2005年。背后的公司是“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原名“上海玫瑰女子医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智强。它也是公司的股东和董事,持有25%的股份。此外,杜南记者还询问了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的营业执照和执业许可证信息。该公司于2005年12月获得营业执照,但直到2016年1月才获得原上海闸北区卫生计生委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据“信用中国”数据显示,在过去14年中,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共涉及40多项行政处罚,共涉及500项违法物品。较为常见的违法项目包括未取得医疗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利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超出注册范围的诊疗活动、误导性虚假宣传商品功能等。

2006年5月,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因未取得《母婴保健技术服务执业许可证》进行终止妊娠手术被罚款6000元。2016年4月15日,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被罚款11万元,是50多项行政处罚中最高的,罪名是对商品质量进行误导和虚假宣传,包括声称治愈,并使用卫生技术人员或社会组织证明。

除了频繁的行政处罚外,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还多次因服务合同纠纷卷入法律诉讼。据杜南记者官方文件显示,2015年,46岁的李莉(化名)声称2013年11月2日在上海玫瑰医疗美容医院花了178,800元接受了高度推荐的“埃伯弗”注射,并毁容。该医院声称获得了"埃伯费尔授权医院",被告医生获得了"埃伯费尔注射医生资格",但在接受服务时并未获得该资格。存在消费欺诈。

然而,在案件的一审和随后的上诉审理中,法院都认为美容是一种医疗行为。郭女士和罗斯医院签订的合同不是普通的消费合同,而是医疗服务合同。病人在诊疗活动中受伤。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需要患者承担举证责任,并通过医疗鉴定机构的专业意见做出判断。李丽丽没有提供证据。一审和二审法院都裁定李丽丽·李败诉。

专家意见:消费者医疗权利保护的证明难点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China Consumer Association)2012年发布的数据,从2002年到2012年,中国整形手术导致的毁容投诉平均每年达到近2万起。据互联网医疗美容专业平台发布的《2017中国医疗美容行业黑皮书》统计,中国有17,000名合规从业人员,但非法从业人员有150,000人。中国黑人诊所的数量已经超过6万家,是普通诊所的六倍。黑人诊所的年运营量是普通诊所的2.5倍,超过2500万例。黑人诊所每年约有40,000起医疗事故,平均每天约有110起。

关于医疗和美国纠纷的权利保护,上海创美律师事务所律师宁魏云表示,如果医疗和美国纠纷被纳入消费者保护范围,消费者只要证明商家在服务过程中犯有欺诈行为,就可以根据“消除法”获得赔偿。然而,根据“医疗纠纷”理论,消费者在被认定为“医疗损害”索赔之前,往往需要证明自己遭受了残疾等明确的损害。"对于那些没有达到残疾水平的爱美人士来说,这样的证明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浙江穆欣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莉长期从事医疗纠纷诉讼,认为医疗美容具有身体侵害性,从行为上来说确实是一种医疗行为,但医疗美容服务注重美容而非治疗,从目的上来说倾向于消费行为。“目前,最高法院缺乏关于美国医疗服务合同是否应受《消费者保护法》保护的明确指导方针。不同地区的法院也有不同的先例,这确实给一些消费者维护自身权利造成了困难。”他建议最高法律应发布相关准则,以澄清医疗纠纷在《消费者保护法》中的适用性。

此前,北京勇者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兼律师易胜华针对医疗和美国维权现状公开指出,许多医疗事故案件因赔偿金额小、程序复杂而不得不放弃权利,导致整形手术失败的许多当事人精疲力尽。虽然医疗美容事故是一种医疗事故,但它给当事人带来的精神痛苦可能远远大于身体痛苦。如果精神损害赔偿金额增加,医疗和美容行业的门槛提高,保护受害者权利的成本降低,“也许可以消除贫穷的美容机构,以防止庸医继续伤害世界。”

作者俞一静,杜南记者

广东快乐十分 3分钟pk10 时时乐 秒速赛车app

上一篇:戚继光舰抵达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始友好访问 下一篇:江门农场主坚持国庆升旗21年,感叹国家强盛带来幸福生
  • 石狮服装城贸易试点出口额破百亿 再增预包装食品出口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