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宇航门户网站  >文化  >嵇世山:23年产学研融合“四不像”科技魔力飞扬

嵇世山:23年产学研融合“四不像”科技魔力飞扬

2019-11-18 13:44:09     来源:宇航门户网站
由福田区宣传文化体育事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福田区委宣传部、福田区公共文化体育发展中心主办,深圳市辰龙黄梅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首届福田黄梅戏艺术节——庆祝祖国诞辰70周年”文化活动,将于10月9日

为创造威利鼓掌

创意学校

黄埔强国引领边疆

新的研究和开发机构由大学(科研机构)和地方政府共同建立。他们致力于推动大学(科研机构)科技成果产业化,促进地方经济转型和科技创新。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第一个新的研究开发机构。它也是深圳引进的大学资源,旨在扭转“三来一补”的企业贸易模式,为当地培育高科技企业。

广东省政府和清华大学于2015年在黄浦区和广州开发区成立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所,总部设在广州,辐射全省,推动粤港澳大湾区产学研深度融合。目前,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院已建成20个研发平台,引进5个院士团队。在过去的三年里,技术服务合同的总数超过了1.5亿元。

从国内第一家新的研发机构到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院,杜南采访了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院院长纪世山和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向大家展示了如何建设一个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新研究院。

“三不”和“四不”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新的研发机构。

杜南: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成立于1996年,启动了一个新的研发机构的建设。那时是什么样的?

纪世山:根据我们的研究,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不仅是第一批,也是国内第一个新的研发机构。当时的主要背景是深圳希望扭转“三来一补”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发展高科技。但是深圳当时确实缺乏高水平的大学和研究机构,所以想邀请清华大学帮助深圳进行科技创新转型升级所需的成果转化和业务孵化。市立学校和市立学校共同成立了这一新的研发机构。

杜南:清华大学对在深圳设立研究所有什么考虑?

纪世山:清华大学希望为国家改革开放做出贡献,实现其社会服务功能。我们不仅要转变高校的科研成果,还要引进和培养创新人才。培育深圳创新型企业,促进深圳经济转型和科技创新。

杜南:作为第一个新的研发机构,成立过程中有哪些挑战?

纪实山:没有先例可循。这样一个新的研发组织应该做什么?管理应该如何运作?面对这些挑战,清华大学和地方政府一直在摸索。我们意识到首先要做的是在制度和机制上进行调整和创新,这就是现在所说的“四个不同的形象”

首先,它不仅是一所大学,而且不完全像一所大学。完全按照清华的管理方法来管理研究所的事务是不可能的。两者的功能和目的不同。深圳市的目的是希望清华将研究所的科研成果转化,为深圳培育和孵化高科技企业,而不是像在学校那样做基础研究、发表文章和培训学生。我们必须在这个研究所里把清华文化融入深圳经济特区的文化。它既有清华的文化基础,也有深圳经济特区的文化,敢于进入,敢于冲刺。

其次,它是一个研究所,但它不同于传统的研究所。新研究所的主要任务是转化科技成果,培育和培育高科技企业。要进行小规模、中试规模、产品开发和企业科技成果孵化。

第三,它是一个公共机构,但与传统的公共机构不同,它是一个“三无”的公共机构,即没有行政层级、没有机构和没有财政拨款。

最后,它是一家企业,但与传统企业不同的是,它不仅需要实现经济的良性循环,而且主要体现社会责任,可以带领更多的大学到深圳建立更多新的研发机构,从而推动深圳的经济转型和科技创新。

杜南:具体来说,深圳市政府和清华大学是如何通过理事会管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

纪世山:当时深圳市政府和清华大学成立研究所时,他们决定用非常创新的制度和机制来运作和管理研究所。市政府和清华大学联合成立了一个理事会,在理事会的领导下实行校长负责制。理事会就研究所的重大问题做出决定,具体的运作和管理由研究所理事会负责。

杜南:该研究所有职业机构吗?

纪世山:当时有,但很快我们自愿取消了所有的。现在我已经到了深圳,我希望完全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来经营和管理这个研究所,这样会使它更有效率。

杜南:传统上,科研机构有一定的评估指标。如果根据市场规则,你如何评估它们?

纪世山:我们的评估是基于在城市和学校建立这个研究所的基本目的。例如,深圳需要研究所开发更多的高科技产品,培育更多的高科技企业。学校希望研究所能帮助其教授和创新团队转化更多的科学研究成果。

杜南:当时如何解决投资项目的资金问题?政府有财政援助吗?

纪实山: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一个研究所要想取得良好的运作,就必须具有自我造血的功能。研究所必须建立平台公司,为研究所完成科技成果转化、高新技术企业孵化等科技创新服务功能,实现自我造血、滚动发展的目标。因此,深圳研究院于1999年成立了自己的平台公司,即今天的李和科创集团。当时,研究院没有自有资金,向银行借款260万元,启动了李和科技创新集团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创新孵化业务。逐步形成包括科技研发服务、综合孵化服务、园区载体服务、管理者培训服务和系统输出服务在内的综合科技创新服务能力。如今,李和科技创新集团的资产估值已经超过55亿元,大大提升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服务和发展能力。

杜南:资金、人员和项目都由研究所自己解决。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纪实山:政府支持非常重要。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所自成立以来,得到了广东省、广州市和开发区政府的全力支持。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发展,从人才队伍的引进到科研项目的应用,从研究院物理空间的拓展到平台公司的整合,也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杜南:研究所成立后,实际效果如何?

季世山:深圳研究院已经为深圳孵化了2500多家企业,其中包括国内主板上的21家上市公司,现在也有几个上市团队在排队申请科学板。它的主导作用也非常明显。清华大学在深圳设立研究所后,北京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也相继在深圳设立了自己的研究所。现在深圳有65所大学相继成立了类似的研究机构。加上企业的建立,共有100多家新的研发机构形成了深圳科技创新的重要推动力。

新R&D学院在大学和企业之间架起桥梁

杜南:20多年前,大学成果的产业化和市场化的转化率是多少?有什么问题吗?

纪世山:到目前为止,大家都认为中国的科研成果转化率相对较低。事实上,我认为它比现在低。当年转化率低的主要原因是教授把研究成果和专利交给企业去完成任务,但企业不知道中小规模的试验,中间需要什么技术开发和科研人员。问题出现在缺乏中间过渡环节。新研究所恰好是学校实验室和企业工业化之间的纽带。研究所承担了学校和企业不熟悉或不从事的小规模试验、中试、应用开发和新技术企业早期孵化等中间环节,大大提高了科研成果转化的成功率。

杜南:这些挑战已经解决了多少?你认为大学和企业应该如何加强在这个领域的发展?

季世山:科技成果转化效率低、产业化难是中国高校面临的长期问题。中间环节是空白的,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学院和大学来经营校办产业。虽然创新的主体是企业,但我国的企业与发达国家的企业仍有很大差异。许多国内企业没有自己独立的研发团队和自主创新能力。许多中小企业只依靠一两种产品来主宰世界,当产品的生命周期过去了,企业就无法做到这一点。大量新研发机构的出现,不断为企业提供可产业化的技术,甚至直接孵化出大量高科技企业,从而更好地将学校的科技成果与企业创新发展的需要联系起来。

杜南:教授们在学校里有自己的教学岗位和考试。教授把市场导向的团队带到外面是如何平衡的?

纪实山:这也是一个关键问题。然而,许多组织和管理工作是由研究所代表教师进行的。首先,学校人员有限。研究所采用合同制招聘具有产业化推广经验和能力的辅助人员加入应用开发和产业化团队。教授不擅长这方面,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第二,由于学校住房空间不足,只能优先考虑教学和基础研究。但是,教授可以在研究所内建立一个更大的研究和开发中心,进行小规模、中试规模和产品开发,以帮助研究结果在基础研究之后进入下一阶段的工作。这一阶段的工作可以带回学校进行学术总结,如发表文章、颁发专利、申请奖励等。事实上,它也反过来促进了学校的教学工作。

从R&D到国际发展,六大职能构建完整的生产、学习和研究链

杜南:自2010年以来,该研究所做出了更多尝试,将科学技术与金融结合起来。尝试在新的研发机构中设立风险投资公司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纪世山:我们先后设立了从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到私募股权投资的全链基金,以支持技术孵化。为了帮助和支持已建立的中小型技术企业的发展,我们与社会力量联合成立了技术担保公司、技术贷款公司和技术租赁公司。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尝试,把投资和融资与投资和贷款结合起来。我们与银行合作,帮助中小科技企业发展。当他们没有足够的担保和抵押品时,他们可以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我们主要帮助投资基金和金融机构根据我们识别项目科技内容的能力和对团队的理解做出更具前瞻性的判断。

杜南:研究所如何进一步整合生产、教学和研究?

纪世山:首先,我们研发系统的功能定位不同于传统系统。研发内容可以是小型试验、中试和产品开发。不需要文章,但是我们希望申请专利和保护知识产权。产品开发出来后,需要孵化出来。我们将设立或提供各种风险投资来帮助。投资孵化后,它进入创新基地。该研究所拥有孵化器、加速器和产业化基地。此外,高科技公司的发展也需要管理者的选拔和培训。我们有教育和培训的服务能力。为了帮助这些拥有高科技和管理人员的小企业顺利成长,他们还需要技术和资金的支持。在持续发展的过程中仍然需要国际合作。我们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或帮助企业扩大国际合作。这六大功能构成了一个闭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创新孵化体系。

研发中心和产业化公司携手并进。

杜南:有许多新的R&D机构水平参差不齐。发展新的R&D机构面临哪些挑战?

纪世山:由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投资强度、运营团队的能力以及他们背后的资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例如,在东莞华中科技大学研究所,它与东莞当地制造业紧密结合,为当地企业提供技术支持服务,做得非常好。新的研发机构也应尽快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实现健康发展,为城市做出更多贡献。

杜南:广东省对新的研发机构进行了审查。一个好的新研发机构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纪实山:新研发机构成立时有自己的特点和发展方向。它是一个很好的研发组织,因为它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万物的发展都有其客观规律。一个新的研发机构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被迫成长为一个巨人。我认为政府应该为新研发机构的发展提供宽松的环境,支持其发展,保护其增长。

杜南:对于一个新型的研发机构来说,转化技术成果最关键的服务是什么?

季世山:事实上,最终,新研发机构最关键的服务是为创新团队和转型项目提供良好的支持服务。现在比较成功的做法是为进口项目建立R&D中心,同时建立一个工业化公司,这可以促进技术的落地和新产品的研发,也可以促进工业化公司的融资和发展。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杜南:建立一个新的研发机构和23年前的“新”机构有什么区别?

纪实山:当前的“新”确实不同于原来,当前的发展需求也发生了变化。当我第一次来到深圳时,我主要是针对深圳的经济转型,以促进高科技产业的形成。现在珠江三角洲研究所将面临其他任务,如建立粤港澳创新中心、与澳门合作建立澳门青年企业孵化器和创新部落等。推动港澳科技项目落户广州,促进粤港澳及海湾地区城市间科技合作和创新一体化发展。

杜南:今年,广东省发布了《12篇科技创新论文》,为新的研发机构提供政策支持和鼓励。你最关心哪些政策?

纪实山:广东省取得了重大突破、创新和尝试。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国率先提出改革措施,下放权力,鼓励国有机构性质的新研发机构。各省市可授予其独立批准下属平台公司单个项目最高3000万元投资决策的权利,而其他省市不具备这种权利。正是这一点解决了新研发机构在投资孵化和项目产业化方面遇到的效率问题。原有的国有资产审批和管理程序很多且相对缓慢,但风险投资不能再等了。有了这一规定,新研发机构的投资和资产处置效率完全可以满足发展需要。

紧密结合本地产业,面向粤港澳和大湾地区发展。

杜南: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所成立的背景是什么?

纪实山:国家要求广东省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先锋。鉴于清华大学在深圳的产学研深度融合,推动创新发展的实践,希望加强省校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密切合作,省校双方于2015年底在广州成立了清华珠江三角洲研究院,负责为珠江三角洲地区和全省提供创新支持和科技服务。

杜南:广州有多少支队伍,主要方向是什么?

嵇世山:我们在广州会有所侧重,聚焦新能源、新材料、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生态环保等主要领域,与当地产业密切结合的项目能获得优先的支持和发展。有20个项目团队,一半以上来自于清华大学,其中有5个团队由院士来牵头,有曾经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的微小型超级电容器技术,获得r

秒速赛车app 广西11选5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 快三app

上一篇:国庆期间国家大剧院观演交通信息 下一篇:12309中国检察网正式上线啦!提供“一站式”对外服
  • 石狮服装城贸易试点出口额破百亿 再增预包装食品出口试点